- N +

「禁片导演」来了

原标题:「禁片导演」来了

导读:

《江湖儿女》影评: 贾樟柯一直是我十分敬佩的那一类导演。他的作品在国外屡获大奖,在国内能上映的那屈指可数的几部却票房惨淡。竟然需要依赖国际市场来实现盈利,才可以良性运转,专心拍...

贾樟柯一直是我十分敬佩的那一类导演。

他的作品在国外屡获大奖,在国内能上映的那屈指可数的几部却票房惨淡。

竟然需要依赖国际市场来实现盈利,才可以良性运转,专心拍摄自己想要的电影而不至于被资本裹挟。

这真是让人感到难过,票房还不及《悲伤逆流成河》的一半,国内电影市场要变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。

我们还是来说说电影吧。

《江湖儿女》

优秀的导演多半也会是一个厉害的编剧。

贾樟柯自不必多说,在他拍摄的电影里大多都有两个以上的职位,导演/编剧。

他反对大叙事,镜头永远对准权力体系之外的普通人。

《小武》里的惯偷小武,《站台》里的文工团演员,《三峡好人》中的煤矿工人。

他的故事都源自于他的时代记忆,于是我们会发现,山西成了他整个叙事的中心。

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:

我对山西有感情,我用我的母语山西话来写剧本,故事放在山西才是最合适的。

贾樟柯是个善于抓细节的导演,镜头中出现的物件都必须与时代联系起来。

无论是室内摆件,人物服装还是背景音乐都极具年代感。

特别的一个细节是,女主巧巧跟男主斌哥包帛金用的报纸上都写着2001年北京申奥成功的字样。

电影的前段主要讲江湖,中后段则侧重于儿女。

开场使用的1:1画幅,迅速将我们带回到2001年。

这种方法能有效剔除多余的背景,让我们的目光主要集中的画面中人物的表情跟动作上。

对于剧中人物性格的塑造是非常有效的,巧巧的精灵与大胆,斌哥的骄傲跟气场很快就建立起来了。

山西大同的郭斌是当地的社会大哥,以麻将馆为据点,汇聚了一众小弟。

女友巧巧舞蹈出身,本无心与江湖扯上关系却也还是深陷其中。

当地的帮派与我们印象中香港黑社会的血腥拼杀不同,他们深谙社会规则,不会与警察或权力机构有直接冲突。

更多的是靠自身势力来威慑其他人,并尽量避免暴力的发生。

我想导演也有意将他们与港片中的黑社会形象区分开来。

于是就有了不少香港影视的镜头出现,斌哥作为观看者,知道这些事情其实与自己无关。

虽然有不少枪支的镜头出现,但实际上全片只开过三枪。

一枪在火山边上的平原,两枪在解救斌哥的街头,三枪都出自巧巧的手,每开一枪就离江湖更近一步。

枪的意象不断出现,暗示着剧情的走向会与枪支有很大关系。

果不其然,在巧巧开了第三枪之后,剧情急转直下。

斌哥一众是老道的帮派组织,对他们来说情义排第一,逞能耍狠最不值一提。

而当地的年轻人就不一样了,他们把自己当成了港片中的古惑仔,逞能耍狠被放到了第一位。

就像《艋舺》中的太子一众,不知天高地厚,江湖水深。

斌哥成了他们逞能的对象,在小巷中被打断了腿。

虽后续抓到出手的年轻混混却也因为不想闹大,草草了之。

这就是大陆江湖人士与港台的不同,这要是一部港片,那混混非得被卸一条腿不可。

也因草草了之才有了后来的街头械斗,混混不服,带一帮年轻人把斌哥堵在了马路中间。

这部文艺片里竟然奉献了最精彩的打斗场景,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,但绝对是我近年来看到最好的动作场面。

没有高楼直升机,没有花哨的动作设计。

只有压抑已久的瞬间爆发。

虽然你是社会大哥,出手凶狠又迅猛。

但能一打二不代表你能一打十。

到最后就只剩下了大哥被打烂的骄傲和我们看着窝火的气愤。

巧巧鸣枪示警,从此江湖告一段落。

中后段是刑满释放的巧巧,颠沛流离的人生境遇。

与斌哥一样,他们都是被命运摆布的人。

影片中,徐峥说了一句话,我们都是宇宙的囚徒。

被困在江湖中的他们,漂泊成了另一个重要的关键词。

本片环绕了大半个中国去讲述这个故事,从山西开始,顺长江而下来到了三峡。

再一路西行直至新疆大漠,最终又回到了整个故事的原点,山西大同。

可以说这就是一部千禧年后的中国发展史。

山西煤炭经济开始衰败,国家大力投资建设新疆,三峡大坝开始蓄水打通整条航运路线。

发生了那么多的大事,但对小人物而言,只有时间的流逝才是他们的大事。

就连江湖也抵不住时间,影片中刁亦南饰演的大学生说:“我们现在都已经企业化了。”

巧巧回答:“那还是江湖吗?”

江湖作为中国特有的一个词语一直在武侠电影中出现,常用来指代社会。

之所有叫做江湖而不是山林是因为江湖看不清深浅,辨不出凶险,与社会中由各怀鬼胎的众人组成的关系网如出一辙。

贾樟柯的《江湖儿女》则将这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,很大一部分聚焦在了儿女,也就是巧巧与斌哥身上。

影片中出现了两次,男女对江湖情义理解上的巨大偏差,也是本片冲突感的由来。

对男人来说,情义是宏大的,基于自己的自尊心。

他因为街头械斗入狱一年。

出狱后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,曾经的骄傲荡然无存,两手空空,曾经的兄弟也取代了他过去的位置。

他是羞愧的,认为现在这个样子对不起为他背锅的巧巧,以至于没脸见她。

于是企图逃离故乡,到其它地方寻求东山再起,怎知到最后却也依然一事无成。

对女人来说,情义是确切的,基于自己的内心感受。

她为斌哥入狱五年,出狱后却无人相迎。

她想要的很简单,无论你这个男人是有钱有权还是两袖清风,她都不会在意。

她千里迢迢到三峡找到斌哥想要个说法,却被无情抛弃。

斌哥认为给不了你的,恰恰也是巧巧认为不必要有的。

第二处则是影片的结尾,巧巧接纳了中风半身瘫痪的斌哥。

似乎日子已经要归于平淡,她也已经再经受不起波折。

但被照顾的斌哥始终看不起自己,于是他乱发脾气,之后又难过自责。

最终羞愧的他留下一塌钱与一句“走了”便一走了之。

斌哥认为自己已经是个累赘,是个需要被照顾的残废,认为有情有义的人应该自觉离开不再打扰。

而这恰恰是巧巧不愿再经历的波折。

贾樟柯在这部跨越了17年的故事里埋藏了很多东西。

甚至给了大陆帮派一个明确的指代词。

香港叫做黑社会,日本叫做黑道,意大利叫做黑手党。

大陆不黑,而是浑,叫做江湖。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5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